皮皮文学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经典语句 > 正文内容

踏进中国北极点_散文网

来源:皮皮文学网   时间: 2021-08-28

也许留一些性的给,是对的一种;也许留一些文字性的记忆给自己,是为了更绚丽的刻塑;也许留一些文字性的记忆给自己,是为了助推最初的那份坚持......

2015年初,有幸走进中国版图的最北点-----漠河,在漠河的十多天里,体验了人生的至寒,欣赏了封世界的别样风光。在回京后的这几天,脑海中一直还闪现着极端天气环境下,自己漫步的影子,如此安静,如此陶醉。

是的,很是难忘的一段记忆,也许未来的某一天我的记忆力会衰退,衰退到不能清晰的忆起的,所以决定把十多天的故事汇总成文字:

一张登机牌,开启一段旅程:2015年11月13日,北京首都机场2号航站楼,上午十一点之前,飞离北京地面,凌驾在浩瀚的空中,穿越云层,作别经久不衰的雾霾天,奔着中国东北部的黑龙江而去。

在飞机上,透过窗子,看着茫茫云海,眼睛在不知不觉中闭上了,由于早上起床太早,所以在飞机上一直补觉,中午一点时候,飞机降落在哈尔滨机场,哈尔滨的天气和北京相似,不是很冷,不过依稀还能看到未融化的积。临时休息了二十分钟,去一趟洗手间的功夫,就转上飞漠河的飞机了。飞机再次起飞的时候,我感觉更累了,疲惫的躯体,以至于我在扣好安全带以后就呼呼大睡了,醒来的时候,是飞机空姐值机提供餐饮的,被坐在旁边的大哥唤醒的,无精打采的睁开眼,简单的吃了一些东西,喝了几口冰凉的矿泉水,才让自己有了慢慢苏醒的意识。

透过机窗看地面,白茫茫的林区,证明外面的温度是很低的。飞机降落在漠河机场的时候,机长提示外面的温度是零下16℃,走出机舱,一阵冰凉的空气窜进鼻孔,天空中莎莎的飘起了雪花,放眼望去,真的很想大声的呼喊:冰封的世界,我来了。一直都想体验一下大雪封山的壮景,看来这次是有机会了的。( 网:www.sanwen.net )

把行李取出来,走出机场看不到机场巴士,经验告诉我,漠河这么小的机场,外面的出租车肯定会对游客要黑价的,在风雪中晃荡了几分钟,远远的听到进城的车费是30元/车,把行李放倒出租车的后备箱,坐进车内,四岁孩子就抽搐一次怎么回事司机就载着我进城了,上车后,司机就一直絮叨,问我要不要去景区,我告诉他我就去县城,找个酒店住下,他很是不情愿的往前开着,到县城后,他没进城,反而在城外盘桓,不明所以的问我到底去哪儿,说他知道那个酒店不错之类?我打开手机地图,再看看他那恶心的口闻,正好路边也有宾馆的样子,我决定下车,给他钱的时候,张口就要五十,我也无心跟他狡辩,害怕他载我更远,下车后,他飞快的把车掉头,带着我那未取得的行李就想跑,我大吼一声,骂了他一句,他才停住,说忘了我还有行李,真搞不懂他那紧急的心里在想什么。不过这个事儿再次印证了一个真理:一般外地的陌生游客,本地人是不会留情面的去宰你,特别是以旅游业为主产业的地区。

提着行李,漫步在风雪中,那种感觉很刺激,在风雪中穿梭的时候,也有很多的出租车司机向我鸣笛示意,但是我都微笑的谢绝了。头发被雪花染白了,外套上也披了一层薄纱。

久违了,的雪,真的是一种别样的享受。

在风雪中零散的寻找着住所,天在不知不觉中黑了下来,由于处在高纬度地区,冬天黑的特别早,四点天就黑了。

开着手机地图,沿着街道寻找着。最后在餐馆多的地方找了一个下榻的地方住下----漠河金陵宾馆。

把行李放下,让自己的躯体升升温,躺了一会儿,恍惚的眼神清晰后才感觉到肚皮有点饿了。走出宾馆,天空的雪花飘的更大了,找寻吃饭的地方,看着街道的环境,让我很自然的想起情景剧:东北一家人里面的镜头。

在大雪冰封的世界里,为了不让自己滑倒,我尽量让自己少走路。在宾馆隔壁的天缘饺子馆吃的晚餐,点了份韭菜鸡蛋馅的饺子,美吃了一餐,喝了两碗饺子汤,甚是暖和。

回宾馆前,还是安奈不住性子,在附近的街道上转了一个圈,买了几个苹果才回房间的。

晚上,躺在床上,室内暖气的温度,像天一样。透过窗子,窗外的雪不曾停歇,心想,明天的眼睛可以一饱大雪的盛景啦。

11月14日,天亮以后,自己宛若走进了另一个世界,白茫茫的地面,没有一点瑕疵。心里略显兴奋,洗漱完,把能穿的厚衣服,都裹在了身上。透心凉的空气,穿过鼻孔,流进进身体的时候,那清爽,瞬间激活了身哈尔滨市癫痫病知名专家体里的每一个暖流细胞。看了下天气预报,实时显示零下24℃。找地方简单的吃了份早点,就围着漠河县城的大街漫无目的的走起来了。

在大雪面前,每个人都是环卫工,都有责任和义务清理道路上的积雪。从县城扫雪的情形看,他们好似早有分工。不同区域,有着不同的面孔,但是他们都做着同样的事情-----清扫积雪。我不禁感叹一番,这就是集体迸发出来的力量,寒冷在热火朝天的人类面前,不曾逗留就融化了。

积雪所带来的是道路湿滑,一不小心就会摔倒在地。手中的镜头在寒冷的风雪面前已变的没了颜色,放到贴身的衣兜里,暖一暖重新开机,也就拍摄两三张图片就自己关机。

上学路上的小,在积雪封路的情况下,迷失了方向,大人们义无反顾的走在前面,踩出一条指引前进的道路。也源于此,同一个脚印被无数次的踩踏,最终有些地方被踩出了道路。

站在漠河的腾飞广场上,两只耳朵冰凉冰凉的,两只脚也没了温度,双手放在衣兜里取暖,根本不敢拿出来。

商店陆续的开门营业,营业前,都会把自家店铺前的积雪清扫一番。寻觅良久,找了一个商场,采购了:棉鞋、棉帽、棉手套。为接下来的做御寒准备。

再次回到宾馆,温暖依旧袭人,午饭前,此行的甲方业主打来电话,解释他们今天到漠河的时间会迟一点。原因不需要多说明,风雪太大,航班滞留,安全第一。我自然很能理解的。我是幸运的,昨天顺利的飞抵漠河,如果是今天出行,我也会跟他们一样,延误、滞留、停飞。

下午两点左右,客户换乘火车赶至漠河县城,之后大家一起吃了午饭---兰州拉面,带汤的拉面。午餐后,大家都把寒气从体内逼了出来,额头的汗珠说明我们喝了很多的热汤。随即就开始规划查点设备和去现场施工的工作了。这就是工作,我此行的真正目的所在。

退房后,就坐着业主的车子去项目现场了,起初我不知道具体的地方是在哪儿,就知道跟着他们的步伐移动。把行李和设备都带上,在风雪飘飘的午后,离开漠河县城,沿途的道路很滑,路面的积雪被车轮碾压成光滑的硬雪面,非常的危险。

沿途的风景很漂亮,了我对冰封世界的向往,在一个叫:大马场的标识附近,遇到了一个剧组《民族癫疯病还能治吗英雄杨静宇》拍摄现场。雪花飘飘的场景,在冰天雪地里拍摄,条件异常的艰苦。遇到他们的时候,正值他们开吃盒饭,有幸看到了男一号,但是眼生,没认出是谁。据说他们在漠河地区待一周了,就为在下雪的环境下取几个纯天然的自然镜头。等这个电影上映的时候,我一定会去捧场,毕竟亲临现场到他们的艰苦。咔嚓几张照片后就继续赶路了。

近两个小时的车程,过了一个边防站,走进一个叫做北极村的地方,经过询问,才知道,这个地方每年都会作为中国最北点登上晚,跟中国最南点的三亚进行温度大PK。司机沿着村子转了一圈,就为让我看景,透过车窗能感觉到,外面的气温很低,但确实很美,很诱人。

到达目的地以后,雪花还在持续的飘落。

漠河水位站,一个监测黑龙江上游水情的单位,此次的项目现场就在这里。把车厢里带来的设备放到库房,没多逗留就找宾馆下榻了。

住所早就电话安排好了的,把行李带到房间,简单的休息了一下,就跟他们协商接下来的工作了,今天还会有两个人从哈尔滨飞到漠河,他们还要去漠河机场接机,剩余的时间归自己支配,如果精力旺盛,可以出去转转。

他们走后,我自己在房间躺着,小睡了片刻。透过窗子,感觉外面的景色甚是诱人,就把自己重新武装起来,保暖工作做齐全,一个人悄悄地走出宾馆。

北极华融宾馆,我下榻的住所,记住名字很重要,防止迷路找不到家。

沿着道路往前走,路两边的房子被积雪盖着,齐整整的篱笆院儿,配上冒烟的烟囱,宛如一样。

脚下的积雪,咯吱咯吱的奏着音乐,空气里弥漫着烧柴取暖的味道。冰封的世界,在这一刻得到了全面的满足。有些积雪比较深的地方,一脚下去直接漫过膝盖,童心未泯,我的心很兴奋,同时也感觉很荣幸。

一不小心就走到了中俄边境线,“神州北极”的大碑石后的山就是俄罗斯的地盘了。手机关机了,iPad也关机了,在这样的环境下,电子设备已经超出了正常的工作环境,不能正常的工作了,我也跟它们一样,刹那间感觉世界冰凉,整个人就跟没穿衣服似的,身体总是重要的,沿着记忆里的痕迹,步伐不知不觉的加快了,可最后还是走了冤枉路,没找到回宾馆的路,饶了几圈才武汉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病回到宾馆。

回到宾馆以后,我认真的缓了很久,才意识到自己温暖了。在这样极端的饿环境下,整个人都会被冻的迷失方向感。幕降临以后,接机的人还没回来,索性我钻进被窝,开始整理今天拍摄的照片,然后选质量好的图片在空间和朋友圈发表,慰劳受冻的小心脏。

晚六点多的时候,在一阵嘈杂声中,我从睡中醒来,接来的两个人已经进屋,分配好房间,就被黑龙江水文局的客户热情的请到了餐桌上。

其中一个姓孔的研究生跟我住在一个屋内,太原理工的在读研究生,还是个孩子,跟我当年刚毕业时候有很多的雷同。

吃了两个多小时的饭,喝了三瓶啤酒,吃了四个小饼子,虽然喝的有点晕乎,但是大脑还算是清醒的。

喝足吃饱以后,回到房间,准备睡觉的时候,又被告知要出去吹吹风,散散步,初来乍到,客随主便,不好拒绝,穿好衣服,武装好自己,就跟着大部队上街了。

摇摇晃晃的几个人,在中国最北端的村子里,吹着零下20多度的北风,也是醉了。

说是散步,其实是在找借口准备再喝点的。在中国最北端的村子里,找了一个烤串的地方,点了一些烤串和啤酒,在没有协商的氛围里,又开始喝了起来。

东北人就是这样,喝了这个就要喝那个,喝了这场还有下一场,活动总是不能间断,间断后就显的不够热情了。初次见面的客人,吃三场是必须有的。那时候也是出于礼貌,别人怎么搞咱就怎么搞,一味的跟风,总不能低于平均线吧。

我不是第一个晕乎的,但也不是最后一个还清醒的,稀里糊涂的又吃了一餐才让回宾馆休息。回去的路上,还买了中国最北端的冰激凌,在凛冽的寒风里,微醺的状态下吃着冰激凌,谁能想象这是一种怎样的刺激。

仰头看,雪停了,天上的星星特别亮,仿若伸手就能摘下来一般。明天会是晴天,也意味着明天要降温。同时也宣布,接下来的工作会在艰苦恶劣的环境下开展。

躺在宾馆温暖的小床上,脑海里回荡着今天的踪迹,久久不能睡下~

(明天开始在恶劣环境下工作,零下近四十度的环境下,度过难忘的北极。)

首发散文网: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wx.cjwlg.com  皮皮文学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