皮皮文学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散文精选 > 正文内容

余债_散文网

来源:皮皮文学网   时间: 2021-08-28

余债

文/桃花驿客

马上就到年根,南方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凉。残叶萧瑟,草木枯荒,日光也收敛了许多。北风袭来,还真让人有点冰寒彻骨的感觉。但这一切似乎难掩大地的躁动与生气;依然阻挡不住人们出行购物的热情;大路上红男绿女,欢天喜地。车来车往,络绎不绝。村头谁家新洗的被单,晾成一片迎风招展,给单调的季节增添了几分流动的色彩。小院里热气腾腾宰杀年猪的情景显得繁忙而喧杂;还有悦耳的鞭炮声伴着迎亲的车队缓缓推进,场面更是热火朝天。人间处处洋溢着喜悦的气氛和浓浓的年味,似乎要把这了一年的喧嚣在这一刻尽情释放。此时天南地北的游子们,目标基本一致——跋山涉水,归心似箭。

每年这个时候,邱老二都会带着工程款从遥远的北方赶回来。今年好像有点例外,比往年整整迟了半个多月。

邱老二出生在鄂东北的一个边远乡村,初中毕业后就随哥哥到东北做瓦匠。他四十出头,清瘦但显得精明,谨慎中透着狡黠。七年前,他凭借灵活的脑瓜和一张巧嘴在东北干起了包工头。大哥和小弟也乐意扶持他,毕竟自家兄弟,到年底还可以多给一打。

这几年,中国房地产进入鼎盛时期。国家三令五声不准拖欠工工资,这让外出打工的人省却了不少后顾之忧,也从中得到实惠。邱老二也乘着这股东风,完成了原始积累。说是有钱,但跟其他的包工头相比,他只有给人提鞋的份。( 网:www.sanwen.net )

他的工程规模说大也不大,就是给建成的房屋主体抹灰。十多个人的队伍,最多的时候也没超过二十。他生性吝啬,总在一些小事上做文章,以达到开源节流克扣工钱的目的。就说伙食吧;别的工地一个星期改善两次伙食,而他只加一次。别的工地抹一米灰给四元,而他却只给三块八。一长,也就名声在外,也没有几个愿意跟他长期干。还好有兄弟和几个表亲托着,再找几个在外打游击的人,随便一凑就是个班组。这种小农经济意识直接阻碍了他做强做大的发展道路,也让他停留在起步阶段。一年承包三四栋房子,产值不到二百万。去除人工成本和开支,一年下来也能剩个二十几万。通过几年的努力,身上倒也攒了百八十万。

这几年大了,要读初中,他就在老家市里置了一套房产,让老婆留在城里照顾孩子读书。在城里住着毕竟地不熟,娘俩总湖北治癫痫的医院不大习惯,于是学校放完寒假,她们就回到村里,等邱老二回来一家团圆。邱老二也住不惯城里;他始终还是喜欢乡村那种过年的热烈气氛和接受村人的恭维,还便于开后招兵买马,洽谈方便。

当上老板后的第二年,为了提高一点身份和派头,撑撑门面好接工程,他一咬牙花十三万买了辆日系的尼桑颐达骄车。自从有了车,他就开始迷恋和享受那种前所未有的驾驭感和征服感 。每年从老家到东北来回折腾,他总是激情澎湃乐此不疲。一脚油门下去,起码就是一百多迈。没几年,车就被他糟践的不成样子;今天不是离合器坏了,就是明天汽油泵堵了,修理厂也是进进出出。近几年工程干的有点起色,加上旧车在甲方面前显得过于寒酸,他开始有了换车的打算,而且早就看中了一款二十万左右的尼桑天籁轿车。

大兵和孙鹏他们六个人组团长期在东北打游击,他们和邱老二村一镇之隔。由于哥几个力壮技术也好,被邱老二招入麾下干了几个月。大部分工钱都已到手,余下的九万多元写了个欠条,说好过年回家结清。

腊月二十八这天,邱老二终于开着他那辆尼桑车,风尘仆仆赶了回来;其实他的工程款半月前就已经和建筑商结清,只是他一直在筹划着一件事;

今年国家对房地产开始调控,房市开始低迷,活也少了,工程报价也压低了,而人工成本却还是一如既往的高。他勉强干完三栋房子,结算才发现,落下的钱,还不到一个工人一年的收入。他心有不甘,总想从哪儿找补一点回来。虽说这几年钱铮了不少,但买房和装修花去一大半。手头还有个二三十万现金,但这些钱大部分都得留作来年的工程垫付款。一下子要花二十万换车,那来年的垫付款就有点吃紧。他在旧车市场找人评估过这辆车,顶多也就值个三四万块。于是就开始打起大兵他们欠款的主意;想将旧车抵给他们,说不定还能多抵个三四万。这年头赚钱真的不易呀,能省点算点吧!想到这,他马上打电话跟老婆串通好,回家好演一出大戏;

第二天一大早,邱老二就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他心里始终有点忐忑不安,总觉自己某些地方考虑的还不够周祥。“如果让这几个家伙看出点啥,那我的可就泡汤了”。他赶紧爬起床,跑到院子里将那辆尼桑车狠狠的擦了一遍。心里说;“老伙计,五六年的了,一会要给我好好表现,为我再做最后一次贡献”。之后又将屋里摆的满满的腊鱼腊肉,名烟名酒都给藏了起来。回头一想,“不对,这也装的太寒酸了,容易让人起疑。再没钱的人家,过年也得有点年货”。想到这河南癫痫病医院那个比较好,他又拿回几串重新挂上,然后又爬到床上眯了起来。

一个老板从东北回来,消息会很快传开。因为长期在北方打工,每个村几乎都有几个熟人或亲戚,随时都可以传递信息。邱老二心里很清楚这一点,他知道,大兵他们今天一定会来。他装出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,开始趴在床上着大兵他们的到来。

已到巳时,可太阳却跟丢了魂似的,无精打采,阴晴不定。让人也随着明暗的节奏舒展不开。宁静的乡村此时也沸腾起来;窗外传来了孩子们的笑声和零星的鞭炮声;村里开始有人高谈阔论呼朋唤友;不知谁家的音响还时不时飘来那首邱老二最喜欢的旋律——《有钱没钱,回家过年》。搅的他如百爪挠心翻来覆去。邱老二是个喜欢热闹的人,哪儿人多往哪儿凑,好显摆显摆自己见过的大世面。他真想出去露露脸,嘚瑟嘚瑟几句。一年到头,好不容易回家,却要趴在床上浪费表情。但为了把今天的这出戏演好,他强压住了心头那团跳跃的火焰。

“这都几点了,这几个小子怎么还不来讨债”?他在心里犯着嘀咕。

正在焦躁之时,一群脚步声由远而近传了过来。邱老二心里“砰砰”两下;“讨债的可算是来了”。之后听进“吱呀”的推门声;“邱哥在家吗”? 大兵问道。在他们几个里面,大兵最有威信,所以大小事几乎都由他拿主意。

他老婆赶紧过来搭话;“你邱哥心情不好,在床上生闷气呢”。大伙面面相觑。

大兵推开房门,不等邱老二开口,就学着小品里黄世仁那滑稽的口吻,微笑着和邱老二调侃;只是这次苦大仇深的杨白劳成讨债的了,而为富不仁的黄世仁却成了欠债的。此时,欠债的人还嫌讨债的人姗姗来迟。

“邱哥,今就是大年三十(其实是二十九,除夕),咱们的账,可不能再拖了。家里还等着钱买米下锅呢”!

邱老二装作一副特别郁闷的样子叹了口气,然后哭丧着脸坐了起来;“你们哥几个来了,说来惭愧,我让地产商给坑大了。你们也知道,现在开发商的房子卖不动,他们卷着钱跑路了,我到现在也没见着他们的影子,一分钱也没要回来。要不是惦记家里的老小,我根本就没打算回家呀”!

“邱哥,我们可是说好的,账年底结清。要不到钱是你的事,反正我们的工钱今天必须兑现”。

“兄弟们,我自己也搭进去二三十万垫付款,好几年的血汗,我比你们更着急呀!现在我连上吊的心都有,要不你们先回去,过完年我就回东北,要不定西治疗癫痫的比较好医院?回钱,我就死在哪,绝不会欠你们的钱”!

大兵一听有点火了;“那不行,今天不结账我们就不走了,就在你们家过年。家里还有好几口人张着嘴盼着呢”!大伙也开始你一言我一语跟着起哄;

“反正今天脸皮是豁出去了,让你们数落几句也掉不了一块肉”。他心里知道;这些人闹得越厉害,他的计划成功率就越大。农村一般工人工资年底必须结清,这也算是约定俗成的规矩。想到这,他心里更有把握了,演的也更投入了。

屋里显得闹闹哄哄,大伙轮番上阵跟邱老二纠缠,最后多亏了他的一泡尿,将他暂时解放。他穿上事先备好的一套平常衣服,(之前就将那套雅戈尔西装锁进衣柜),也不怎么搭理大兵他们。开始上茅房,自顾洗洗簌簌,之后在外屋假装忙别的事。

大伙时紧时松,时断时续地跟他粘着,耗着。一晃午饭时间已过,邱老二感觉饿的前胸贴后背,他开始,早上为什么没垫上一口。

此时大伙也说疲了,开始蹲在院子里抽烟,其中有两人已开始动摇;

“要不我们年后再来吧,看他那样,可能真的没要回什么钱。在这儿耗着也没用,还不如到镇上去溜达溜达”。这些年,一个瓦工一年下来起码也得挣个六七万。邱老二欠的这点钱摊到他们个人身上,也只能算是个小头,所以逼账的欲望也没有那么强烈。

邱老二一看这架势,心里乐了,他知道时机已经成熟,开始露出了庐山真面目;“兄弟们,我今年是让地产商给坑了,但我不想坑你们呀。这样吧,你们要是觉得行,就把我这辆车开走。这车可是日本车,还是新的”

哥几个一听这话,精神头立马就上来了,一下子觉着又看到了希望。用车抵债,总比要不到钱强。这时,一旁的孙鹏憋不住了;“邱哥,你这车抵多少钱”?

这几年农村买车的人越来越多,孙鹏之前也拿了个驾照,在驾校也没摸几次车,稀里糊涂就毕业了。这段时间看着别人开车,心里怪痒痒的。虽暂时没有买车的打算,但总想找个车练练手。他一听邱老二要把车抵给他们,以为还能捡个大便宜。

“这样吧,我出个白菜价,买的时候差不多十四万,开了也就五年,现在抵给你们七万五。要不是抵债,到哪都没这个价。过两天还有人来要账,说不准就让别人给开走了”。

孙鹏他们看了看车,感觉外观还可以。其实他们对车都是门外汉,只略知一点皮毛而已,一时也摸不清市场行情。邱老二适时将车打着内蒙古专看癫痫病医院在哪里火,轰了几脚油门,孙鹏他们就开始胡乱压价了。

演戏的人一旦入戏,有时还会即兴发挥,而且比之前编排的效果还好;邱老二多精明狡诈的一个人;他连诓带骗,好说歹说,最后还装做吃了大亏的样子,将车抵了六万五。这时,大兵他们里面有一个叫方平的;他早就盯上了邱老二家那台42英寸的液晶电视,这时他也开口说话了。邱老二这下心里可乐开了花;“要是你们把我家的全部电器都搬走才好呢,改明我全换新的”。他装出一副沮丧又无可奈何的样子说;“谁让我没本事,没把钱给要回来,你就搬走吧”!一台用了好几年的电视,在邱老二手里竟兑现了3000元。

大兵他们把账拢了拢,又把轿车过户的事谈妥,接下来就是剩余欠款的事了。邱老二此时早有准备,戏接着开场;

“老婆,欠别人的钱迟早要还,要不到大哥家去借三万块钱吧。哥几个过年也不容易,回家还得置办年货”。老婆兴冲冲出去了,不一会就将钱借了回来。

大兵他们几个兴高采烈地挤进车里,孙鹏也钻进了驾驶座。“兄弟们,这都下午了,要不让你嫂子给做点吃的。到现在一口茶水也没喝,吃完再走也不迟。”邱老二满脸堆笑地凑了过来;孙鹏他们一听也知道这是送客的话,推托了两句,然后哆哆嗦嗦踩下油门,车摇摇摆摆开出了院门……

邱老二长舒一口气,脸上流露出一种难以掩饰的喜悦。

“老婆,饿死我了,赶紧炒几个好菜,吃完了我们赶紧上镇上买个电视,要等离子的,晚上还得看春节晚会呢!他妈的,今天太累了,对付这帮人比跟开发商讨债还难”。

“现在我才真正理解,干演员的可真不易呀”!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……

新年的钟声敲响了,伴着此起彼伏的鞭炮声,绚烂的烟花也开始照亮空。人们在辞别旧岁的同时也在祈祷来年的风调顺,在心中许下一个个的愿望。昨天所有的阴暗和丑陋终将被美好所取代,留下的只是一种和谐。这世间需要这样或那样的和谐相互并存,最终才能达到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和谐。就像孙鹏他们;不管怎么说,现在也算是有车一族。想都不敢想的事,现在变成现实,而且只会一天比一天好。

邱老二折腾了一天也早就累了,春晚还没看完,他就已经钻进被窝酣然入,脸上还露出一丝诡秘的微笑。在梦里;他梦见自己开着一辆崭新的尼桑天籁,在无边的大道上风驰电掣,那感觉就像在飞……

首发散文网: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wx.cjwlg.com  皮皮文学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