皮皮文学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感日志 > 正文内容

搭错车侦探

来源:皮皮文学网   时间: 2021-07-03

阿权的肠子都悔青了。

  《K市晚报》有这样一篇报道:本市连续发生多起夜间抢劫的士司机案件,犯罪嫌疑人,男性,面目特征不详,擅长伪装作案,目前警方正在严密布控中,请广大的士司机注意出车安全。

  阿权是跑货运的,每次到K市,便会去茶馆喝茶吹牛,说些个自己勇斗车匪路霸的段子。这天,阿权听到的哥们在发牢骚,便逮着机会又说了一段,正当他唾沫横飞的时候,一位的哥打断道:“阿权,你这么有本事,敢不敢替我跑一趟夜车,拉够车费五百,你七我三!”

  阿权要面子,不得已应了下来。

  阿权自己都没想到,为了坐他的车,居然有人愿意出双倍价钱,拉的客人都没有打表。临近十点,阿权把车停在了路边,点算车费,九百九十元。

  “干脆凑个整,拉够一千!”阿权心里想。这时,后车门打开了,一个女孩子上了车。

  “姑娘,这么晚了一个人不怕啊?”阿权开着车说道。

  “你都不怕,我怕什么!”女孩笑道。

  “这个时候去公园,男朋友等着吧?”

  “他说打不到车,我是去接他的!”

  阿权和女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心里想着拉完这一票就收工。

  车在公园门口停了下来,一个学生模样的男孩蹲在地上,格外显眼,还没入冬就穿上了大衣,显然少了点男人气魄。女孩向他招招手,男孩站了起来,女孩下车,男孩上车,分别之际还少不了一番亲昵。女性癫痫症状有哪些p>

  “开车!”男孩道。

  “上哪儿!”

  “市西!”

  “抱歉!路远不跑!”

  “那你和它说抱歉吧!”男孩说着,从大衣里抽出一把利刃,顶在了阿权坐椅的靠背上,阿权背脊一挺,脖子僵直。

  “怎么?你很紧张吗?”男孩笑道。

  “慢……慢!”阿权眼泪都快下来了,“我现在就把钱给你。你下车,我不会报警的!”

  “怎么,我女朋友没告诉你要你送我回家么?”

  谈判失败了,后视镜里阿权看见刚才那女孩正和自己挥手告别。为了凑整,把自己也给凑进去了。想到这里,阿权心里说不出的郁闷。

  车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了下来,等着变绿灯。阿权呆呆望着信号灯,一筹莫展。“不行,我得想法保命。”黄灯闪烁之际,阿权突然有了主意。

  三短三长三短,这是莫尔斯电码SOS的意思,在没有任何发报设备的情况下,即便敲敲桌子点点头也可以发出这个国际通行的求救信号。阿权悄悄闪亮了车灯,他想,只要过往车辆或路人能够认出这个暗号,自己就有救了。可是,对于普通人来说,这样的信号,太过陌生。一路上阿权祈祷奇迹出现,却不见任何获救的迹象。

  正当阿权心灰意冷的时候,车被警察拦了下来。

  “我要是你,绝不多说一句废话!”男孩趁阿权不注意把刀收进了衣袖。

  警察渐渐靠近,阿权药物治疗癫痫病想给警察使眼色,可是这种暗示比三短三长还要暧昧不清,他又想弃车逃跑,却担心会跑出个传奇伤口。犹豫之间,警察拉开了后车门。“哟,我还当空车呢!”警察说道。因为没有打表,空车指示灯一直亮着。

  “实在打不到车,不好意思了。”警察说着上了车。

  阿权瞥一眼反光镜,男孩却侧着头看窗外,警察催他开车,阿权这才踩下了油门。

  “穿这么多不热么?”警察盯着那件大衣问那男孩道。

  “夜里凉!”男孩道。

  “凉出一脸的汗?”

  “刚才有点热!”男孩说着汗顺着脸颊滴了下来,“师傅停车!”

  车在路边停下。男孩打开车门准备下车,却被警察拽住了胳膊。男孩的心都要跳出来了。

  “有火吗?”警察突然松开手。男孩松了口气,丢下一个打火机后飞身离去。

  “幸好遇见你。你怎么知道我车里有劫车的啊?”阿权兴奋地问道。

  “凡是被警察拦下的司机,没一个是老老实实待在车里的,要么走出车子攀关系,要不就是在车里打电话搬救兵,反正动静不小。你一言不发,坐在座位上,不是心里有鬼,就是背后有贼。我叫你开车,你却看人脸色,显然是受人摆布。想想劫车贼的报道,不难猜出这位老兄是干什么的了。”

  “那你还放他走?”

  “第一,他不是新闻里的那个,年纪太小了;第二,我抓着他胳膊的时候,也抓到了他袖子里的家伙,聊城治羊羔疯哪家好要是被逼急了,他会玩儿命。”

  两人说着,车缓缓开到一个路口,警察道:“前面有人招手!”阿权一看,果然有个老板模样的中年男子,夹着个鼓鼓的小皮包,挥着手冲的士跑来,看样子也是没打到车的夜归人。“算了,不拉了,太晚了!”阿权道。

  “干吗和钱过不去呢,这可是今晚的奖励!”警察笑道。

  阿权觉得有道理,便开车迎了上去。

  “哟,有人啊!”男子打开后门道。

  “没事儿,上车吧!”警察道。

  “你看看,路上那么多车跑来跑去的,可就是不见一辆的士,都是他妈的那家伙闹的。”男子上车后抱怨道。

  “你是说劫车贼吧。”阿权道,“不算个事儿,他要敢坐我的车,不是我吹,我先把他抢了。”阿权说完,看到反光镜里警察微微一笑,知道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。

  “你没看新闻么,劫车贼都是伪装作案!”阿权扭头道。

  “这就有意思了,你觉得我像不像?”男子笑道。

  “别逗了,你也不看看旁边坐的是谁!”阿权笑道。

  “是啊,我也想知道旁边坐着的是谁。”男子道,“你说要是伪装成警察是不是更容易抢劫?”

  警察看着男子,还有男子手里的枪。

  “怎么?你很紧张吗?”

  “没有,有点困!”警察道。

  “那正好,我给你预定一间套房癫疯可以结婚吗,我跟老板是表兄弟,可以免费让你住二十年。”

  “会不会搞错?”

  “冒充警察,抢劫的士,我想这套房就是你的了。”说完男子一把抓住“警察”。“师傅,前面左转!”

  车转了个大弯,一辆警车正等候在路口。两名全副武装的特警从车里跳下来,把“警察”带走了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阿权傻了。

  “假警察真劫匪,老弟,你成英雄啦!”

  “可是,你们怎么知道他会在我的车上?”

  “这还不是多亏了你的三短三长。”男子道,“我们在指挥中心的监视屏上发现这辆的士打出的求救信号,就一路跟了过来,没想到有一个巡警在路口执勤。半夜里突然冒出个警察不是很奇怪吗?一般人冒充警察无非就是敲诈小贩,可是冒充警察在马路上执勤,这不是明摆着守株待兔嘛。他上车的那一刻,我们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我就知道!我就知道有人看到了暗号!”阿权激动得直按喇叭,“不过你们观察还真仔细,连监控探头里都能发现线索。”

  “当然了,不仔细怎么能发现你根本不是这辆车的主人?”男子指着的士营运证上的照片说道。

  “警察同志,我……”

  第二天一早,的哥们围坐在茶馆议论着《K市早报》的头条新闻:好市民假扮的哥,引蛇出洞,协助警方,智擒劫匪。

  有人说这回阿权又有新段子了,可自打这天起,阿权再也没来过。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wx.cjwlg.com  皮皮文学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