皮皮文学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短文学 > 正文内容

皇上,臣妾不要你了-

来源:皮皮文学网   时间: 2021-04-05

盛装打扮的李沉清,在丫鬟们的搀扶下拖着长达三米的长裙登向了最高位,转身面向众人,她的眼前浮现出她刚入宫时的场景,那时的她多么的单纯圣洁。一路走来,她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,那是常人难以做到的,眼里有泪水闪过。

看着众人在她面前齐齐跪下,高呼:“太后千岁安康。”

她睥睨着眼下的土地跟大臣,眼神一转,高声说道:“众卿家平身。”

十六岁那一年,作为丞相独女的我做了皇后,自此,李氏一族的荣耀达到了顶点。

大婚当晚,一个明黄色的身影来到我身边,掀开了我的头巾。四目相对,他眼里闪过惊艳,随即变得冷漠。那晚,他粗暴的将十六岁的我变成了后宫里最高贵的女人。

我心里很清楚,他会娶我做皇后,会在大婚当晚碰我,完全是因为我父亲的关系,可是我完全不在乎,因为我爱他,我想做他的妻子。

是的,那次他来到我们李府,我只是偷偷看了他一眼,便深深的爱上了他,父亲告诉我,那个人便是当今的皇上,而我,将会成为他的皇后。那一刻,我只感觉心口似有一朵花儿,正在悄悄绽放。

“皇后娘娘,皇上正在处理公文,不见任何人。”这已经是我第六次被同样的理由拒绝在他的寝宫外了。而里面正传来女子嬉笑的声音,我的贴身侍婢念奴跟我说,那是皇上最宠爱的韵贵人。

我心里闪过一丝疼痛,却什么也没说便离去,照旧留下了亲自为他熬的鸡汤。

韵贵人找上门来的那一会,我正在屋里抱着我的宠物小猫秋秋玩呢,它是我在李府时候的好朋友,母亲怕我无聊,便给我送进了宫来。

“哟,姐姐命可真好,不像妹妹我每晚服侍皇上可累了呢。”她故意掩嘴笑着,我也微笑着看着她,“妹妹今日来找本宫有何要事?”见我没有丝毫难过的模样,她的眼角闪过一丝狠戾。

“也没什么大事,只是这几日身子不舒服,便让太医来瞧了瞧,结果,太医说我有了身孕,皇后姐姐一定会恭喜妹妹吧?”她得意的摸了摸小腹那。

我扫了她一眼,笑了笑:“是吗?那可真是恭喜妹妹了,这头一抬,可要好好养着啊,切不可太过劳累了。”

她有些鄙夷的看着我:“按道理,姐姐进宫也有小半年了吧,这肚子怎么……不见动静呢?”不一会,又佯装才想起什么似的,“姐姐,你看我,真是糊涂了,皇上压根就不来姐姐这,姐姐怎么可能会……哎呀,姐姐,你可千万别生妹妹的气呀。”说完她得意的笑了起来。

韵贵人恃宠而骄在宫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,欺压皇后,打骂下人,宫里日照羊羔疯哪家医院效果好的奴仆见了她没有不害怕的,反倒是温和的皇后倒是很得人心。

“妹妹要是没什么事便回去歇着吧,这样对胎儿好。”我温和的看着她笑。

她有些愤恨的瞪了我一眼,随即将目光转到了我的秋秋上,“哟,这个小东西还真是可爱呢,是姐姐的宠物?”

我点点头。

她又笑着说:“妹妹如今怀了龙种,宫里也没什么解闷的,看着姐姐的这个宠物倒甚是喜欢呢。”

我看着秋秋,它似是感觉到了什么,叫了一声,往我怀里缩了缩。

我抬眼笑着说:“要是妹妹喜欢,便送给妹妹吧。”

“如此便谢谢姐姐了。”韵贵人得意的带着我的秋秋走了,我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,轻微的叹息了一声,今天的雪好像异常的大呢。

再一次见到皇上,是在那天的午后,一群禁卫军来到我的宫殿,告诉我皇上有旨,要将皇后这个恶毒的妇人带去见他。

我没有问为什么,我心里甚至有一丝欣喜,我终于又可以见到他了。

他没什么变化,只是表情很是哀伤,在看到我的那一刻,瞬间又转换成了愤恨。

他几步上前狠狠的给了我一耳光,我摔在了地上,我抬眼去看他,他眼中却只有愤怒,他大骂道:“你这个毒妇,居然利用猫去毒害韵儿肚子里的孩子,朕恨不得杀了你,为朕和韵儿的孩儿报仇。”

我擦掉嘴角的血,摇晃着站了起来,“皇上就那么确定你们的孩子是臣妾害死的?”

“还敢狡辩?那只猫是你送给韵儿的,不是你做的还会有谁?毒妇,朕再也不想看见你。”他冷冷的吩咐人将我禁足在自己的宫里,不得出宫半步。

我知道他很想废了我,让他的韵儿坐上皇后的宝座,可是他不能,因为我是丞相的女儿,他暂时还不能跟父亲敌对,所以我还是得继续充当着这个没用的窝囊皇后。

念奴很心疼我,以致于她把所有的愤怒都加在韵贵人身上。“娘娘,这个韵贵人未免也太过嚣张了,明明是她抢了娘娘的心爱宠物,如今孩子掉了却要怪到娘娘身上,真是太过分了。奴婢听说是因为秋秋半夜里跳到韵贵人的床上,她受了惊吓孩子才没了的,谁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掉的,哼,可怜了秋秋,就这样被摔死了,那可是娘娘最爱的宠物。”

我顿了顿,然后笑着让她别气,因为气也没有用,此时的她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,无论如何他也不会相信我的。

“娘娘,您可真大度,唉,为什么皇上喜欢的不是娘娘您呢?”念奴叹息一声,随即又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,立马跪下向我请罪,“奴婢该死……”吉林癫痫病#!好的医院

我温柔的将她扶了起来,“念奴,本宫一直把你当成亲妹妹看待,真的。”她感动的流下了眼泪,并发誓要誓死报答我。

没过几天,我便被解禁了,原因是我的父亲,当今的丞相向皇上施压,他逼不得已才解除了我的禁足,可我知道他的心里仍然无法原谅我。每日我去给他送鸡汤都被挡在了门外,他甚至下旨,皇后不得踏入他的寝宫半步。

听念奴说这些日子他都宿在了韵贵人的寝宫,陪她用餐,哄她入睡,这些都是我做梦都想得到的,然而,也许老天就喜欢跟人玩这种游戏吧,越是想要的,便越是得不到。

我承认,我在嫉妒,我心里嫉妒的要发疯了。

那晚,我让念奴出宫为我办了一件事。

第二日便传来韵贵人的家人在去云香寺上香的途中遇袭身亡的消息,念奴为我捶着腿,告诉我韵贵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当场就晕倒了,醒来时又哭又闹的,太医诊治说是疯了。大臣们集体上奏折要求把韵贵人打入冷宫,皇上态度坚决不肯,最终仍是敌不过众大臣的炮轰,妥协了。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,表示知道了。

此时我更是心疼他,身为皇帝,却连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,那种滋味应该比什么都难受吧。

我在御花园碰到了他,我给他请安,他疲倦的看了我一眼,挥退了所有宫人,只剩我们两人面对面的站着。

他的目光宛若要杀死我,如果可以的话,他咬牙切齿的捏着我的下巴对我说:“你要皇后的位置,朕已经给了你,你害死了朕跟韵儿的孩子,朕也没有杀你,你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?李沉清,你好狠的心哪。”

我扬着脸看着他微笑:“皇上,这是你第一次唤臣妾的名字。”

他愤怒的一把将我推开,背对着我,仿佛连多看我一眼都是不想的。“这就是你想要的吗?好,朕给你,朕不做这个皇帝了,全都给你们,滚……”他痛苦的咆哮着。

这一刻,我的心比他更痛,他为了另一个女人这样对我,他不懂女人的心理,他这样只会让我更加憎恨韵贵人。

小顺子匆匆进来跟我报告皇上一会便过来的消息时,我正在细心打扮着自己,镜中的女人对着我一笑,那是多么甜蜜的笑容,我知道他今晚一定会来的。

等了好半晌,他终于还是来了,一脸的不情愿跟被逼无奈。

那晚,我们只是睡在一张床上,沉默到天亮。接连半月,他仍是那个时辰来,然后跟我睡在一张床上,却不肯跟我说一句话。

宫里的人都是眼色好的人,皇上每日宿在皇后寝宫,一时间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,流言评议纷纷扬扬,当然,说的都是我的好话,对于这些,我没有去阻止,只是让他们随风去。

直到那天,他气呼呼的冲进我的寝宫,一把将我从椅子上揪了起来,他想要杀了我,我在他眼睛里读到了这个讯息,“李沉清,你这个女人太可怕了,你不是答应过朕,只要朕每晚来你房里睡,你就会放过韵儿吗?朕已经跟你妥协了,你为什么不遵守你的承诺?”

我的心在滴血,“皇上在说什么臣妾不明白。”

“别给朕装蒜,韵儿割腕自杀你会不知道?宫里的消息传到冷宫去不是你指使的吗?你这个恶毒的女人,你故意让韵儿听到这些消息好让她以为朕爱上了你,然后自杀是不是?朕告诉你,朕绝不可能爱上你的,绝不。”

“她没事吧?”我强忍着心中的痛装作平静的问道。

他冷眼瞧着我,“别在这假惺惺,你这样只会让朕恶心。”

眼泪想要留下了,却被我强硬的逼了回去,“后宫这么多张嘴,皇上也该知道流言有多么的可怕,您要真的连这个也怪罪臣妾的话,臣妾无话可说。”

“幸好韵儿没事,不过朕告诉你,你别想再有机会伤害她,不然朕绝不会放过你的,哼。”说着他拂袖而去。

我颓然的坐在椅子上,那个女人在他心中竟如此重要,我这个名义上的皇后做的还真是可悲。

再次见到那个女人,她披散着头发看到我跟发了疯似的想要扑过来,被侍卫们拦住后仍是又喊又骂的。

“李沉清,你个贱人,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,我要杀了你,贱人……”她撕心裂肺的挥舞着双手,我只是淡淡的看着她,她何尝又不是个可悲的女人呢。

我对她说:“本宫可以放你出宫,过平常人的生活,只要你再也不要见皇上。”

“休想。”她愤怒的咆哮着,“我不仅要见皇上,还要当皇后,我要让皇上将你打入冷宫,永世不得超生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“你要想清楚,这是你唯一的机会。”我淡淡开口,眼中含着一丝杀意。

“我要把我今日所受的苦通通在你身上讨回来……”

侍卫们放开了她,她像一只疯狗一样冲向我将我扑到在地,她掐着我的脖子,眼中的恨意让人心寒,不知过了多久,听到有人喊道:“皇后娘娘流血了……”她被人狠狠的拉开再重重的摔在地上,我被念奴扶起的时候,看到自己的身下的一片红,嘴角浮起一丝笑容。

元朝三年,韵贵人邵佳氏因谋害皇嗣被赐死。

皇上在韵贵人的房里不吃不喝三天三夜,他不跟任何人说话,拒绝癫痫病发病怎么办了见任何人,包括刚刚失去孩子的我。可是这次,我还是进去见了他,他仇恨的瞪着我,“你滚……”

我轻轻放下一碗鸡汤,“皇上,吃点东西吧,你已经三天不吃东西了,保重龙体。”

“是朕太低估你了,朕的皇后,皇嗣?哈哈哈……”他笑的眼泪都掉了下来,“朕怎么不记得什么时候碰过你,你居然连孩子都出来了。”

“皇上难道忘记了那本月,皇上可都是宿在臣妾的寝宫,臣妾确实是有了皇上的骨肉,却被韵贵人弄没了,作为失去孩子的母亲,该伤心的是臣妾,难道不是么?”

他无言的看着我,最后颓然的颤颤巍巍的走了出去,离去前他只说了一句,“朕求你了,不要再让我看到你。”

不出几天,他就病了,每日只能躺在床上,思念着他心里的那个女人。我没有做到他想要的那样,我仍然天天出现在他面前,亲手给他炖鸡汤,他不肯喝,我便让人撬开他的嘴巴喂他喝下,他想死,我却不能让他死,我只能这样做。

太医告诉我,皇上自己放弃了求生的欲望,所以即使我怎么努力想要挽回,他也没有多少日子了。

我看着他在我眼前一点点的枯萎下去,却无能为力的感觉,让我差点崩溃。

我在他耳边跟他诉说我对他的情感,对他的爱意,我说我要他留下来,别走,别丢下我。

可是他什么也听不见,他已经瘦的只剩皮包骨了,说话都很艰难。

有一天,我照常照顾着他,他却突然好了起来,他看着我,跟我说:“虽然朕很恨你,但是你对朕的好,朕都能感觉到,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皇后,朕放下了,朕不恨你了。”

“有你在,朕相信这个国家肯定能一直兴旺下去的,朕累了,朕要去找韵儿了,朕仿佛看到了韵儿在向我招手……韵儿,朕来了……”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,再无声息。

任凭我怎么呼喊,他也没有再醒来。

小顺子悲痛的呼道:“皇上驾崩。”

举国哀痛,我穿着孝服守在他的灵堂,眼泪早已流干,我想,我要坚强,我要为他守住这江山。

于是,我将悲痛藏在了心里,操办起了国家大事。

我拒绝了父亲的要求,立他的长子为帝,在我二十二岁那一年,我成了皇太后。

我看着脚下的江山,这是他的江山啊,可是他却不要了,他只要他的韵儿。

他不要的,我来接手,他每做到的,我来帮他完成。

我虽然杀死了他最爱的女人,间接的也害死了他,可是谁又能说,我不爱你呢?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wx.cjwlg.com  皮皮文学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